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争鸣:律师、检察官和记者  

2010-01-10 10:25: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思鲁律师:《刑法》第306条已到修订时

2009年12月24日 10:23大江网-东方早报【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195条

作者:王思鲁

时下,重庆打黑的举措博得全国上下阵阵掌声。官民一心,以同仇敌忾之势警恶惩奸,本是大快人心的壮举。但京城律师李庄涉嫌伪证罪被捕却为本次重庆打黑行动蒙上阴影。律师李庄本为重庆“黑老大”龚刚模的辩护人,如今却因龚刚模的举报而涉案被捕。某些舆论早有定断:“捞钱”又“捞人”的律师李庄活该!

李庄律师是罪有应得还是蒙冤被捕?一边是律师李庄的无罪宣称,一边是重庆警方的义正词严。孰是孰非,只有待水落石出之际方可揭晓。但某些舆论对此为何未审先断?更令人担忧的是,在众多疑点聚集的情况下,李庄律师作为辩护人竟被瞬间批捕,而其被捕,所依据的便是屡屡引起争议的《刑法》第306条。

《刑法》第306条规定:“在刑事诉讼中,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毁灭、伪造证据,帮助当事人毁灭、伪造证据,威胁,引诱证人违背事实改变证言或者作伪证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乍看这是对律师执业行为的规范,实质上却极易扭曲法律情感的逻辑。“如果你要搞法律,千万别当律师;如果你要当律师,千万别办刑事案件;如果你要办刑事案件,千万别调查取证;如果你调查取证,千万别怪看守所要你报到。”这是刑法第306条颁布后,引发的律师感叹。其实,像李庄这样因《刑法》第306条被捕的律师不在少数,自“306条款”施行以来,全国已有200多名执业律师因此身陷囹圄,且涉嫌“伪造证据罪”、“妨害作证罪”的案件占全部律师维权案件总量的80%。充分揭露对当事人有利的信息,这是每个辩护律师应尽的职责。但是,这样一种职责的履行却因《刑法》第306条的存在而举步维艰。

纪伯伦曾言:“真理,在被说出来前就已经是真理。”确实,事实的真相并不因争论而产生客观上的改变。但是,古谚有云:“对于一个事例,已听闻两方辩论的人,当然较易于辨别其是非。”律师并非巧言令色的诡辩者。在争讼中,其存在的意义便在于将有利于当事人的事实以合法的方式再现出来。而刑事诉讼中动辄涉及财产、自由乃至生命,律师作为弱势一方,即被告人的代言人,更应该据理力争。法律应当保障律师与被告人这种充分辩护的权利,使其能与公诉方平起平坐。不过,遗憾的是,《刑法》第306条阻隔了刑事诉讼中这样一种平衡的获得。作为“原告”,公诉方可以抓捕作为“被告”的律师,一旦公诉方对被告方律师不满,便极易令《刑法》第306条沦为权力附庸,成为权力侵蚀权利的“合法”借口。

毫无疑问,律师应竭尽全力主张对当事人有利的事实。那么,律师是否也应揭示对当事人不利的事实呢?任何一部法律都不会要求被告人自证其罪,作为其代理人,律师也不应承担此项义务,证明被告人有罪其实是公诉方的义务。但在现实中,公诉方却可以将其应当承担的证明责任,通过《刑法》第 306条转嫁到律师身上。被告人若有任何不供述自己罪行的行为,就成为追究辩护律师伪证罪的理由。这显然有悖司法伦理。

权力的肆无忌惮,对应的自然就是权利的退让蜷缩。《刑法》第306条的存废之争,应有个明确的说法,至少应当和拆迁条例一样,先进行广泛的讨论,还法律对权力的威慑。只有如此,才能消除律师执业环境恶化、控辩双方失衡加剧、职业报复迭出等体制弊端。(作者为律师)

杨涛检察官:打击黑心律师更要防范黑心权力

2009年12月15日 08:26新闻晨报【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135条

作者:杨涛

数名律师涉嫌帮助被捕的重庆涉黑人员翻供,想方设法大肆“捞人”。不料,“黑老大”龚刚模为争取立功,在开庭前夕主动向警方检举了其辩护律师教唆其伪造证据、减轻罪责的犯罪事实。12月13日,重庆“律师造假门”始作俑者李庄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导致这起事件急速曝光。(《中国青年报》12月14日)

重庆打黑运动似乎从不缺少新闻。审判正进行到关键阶段,为涉黑当事人进行辩护的律师李庄、马晓军等人相继落马,前后竟有近20余人被捕;更令人感到蹊跷的是,李庄等人的落马,竟然是源于他的当事人、曾经的重庆黑老大龚刚模的揭发。

“黑心律师”的出现时有耳闻。比如曾经为成克杰案进行辩护的大名鼎鼎的张建中律师也在重金诱惑之下,铤而走险为当事人伪造证据,但此番李庄的落马,却揭开了黑心律师“捞人”的潜规则。律师群体的形象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陷入重重危机,一位重庆政法干部告诉记者,“重庆打黑除恶一系列案件进入司法程序后,‘到重庆代理涉黑诉讼’一时成律师界热门。许多北京律师如赶场般云集重庆,寻找开展‘业务’和施行‘潜规则’的机会。”

这些律师看似神通广大,但若认为他们单凭一己之力便能有翻云覆雨,那未免太高估这些人的能量了。以李庄教龚刚模用“被公安吊了八天八夜,打得大小便失禁”为理由进行翻供为例,据我所知,以刑讯逼供为理由翻供,如果没有法官的配合,少有成功者。当年民警杜培武确实被警察刑讯逼供,伤痕在法庭上清晰可见,法官却仍然视若无睹,还是真凶现身为他洗冤。如果龚刚模在法庭上信口开河,说被“吊了八天八夜”,而法官没有被买通,料他也无法翻供成功。

李庄之所以敢于肆无忌惮地收取龚刚模数百万元的巨款,敢于吹嘘自己的“捞人”本领,主要并不在于下三流的教人翻供、串供的手法,而应当是他自己所说的“上面有人”。事实也正是如此,一位重庆政法系统官员就指出,“应该说,一般律师都应该熟悉《刑法》第306条,李庄作为资深律师,更应烂熟于心。是什么让此案的数名律师对这柄高悬之剑熟视无睹铤而走险?除了金钱诱惑外,想必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让李庄之流有恃无恐的所谓‘关系背景’。”而与李庄一起被捕的一位律师也在向龚刚模亲友索取了95万元后,企图利诱政法部门的个别干警加入“造假生产链条”。

黑心权力始终是黑心律师最主要的帮凶,甚至是让罪犯吞舟是漏的主导者。当年“辽源打黑第一案”的主角、黑老大刘文义,在初审时获刑二十年,但几经司法来回后,最终仅判刑五年,而这种结果的获得正是依靠一位律师帮助刘文义与法官牵线搭桥;深圳中院窝案,虽然律师充当了当事人和法官的中间人,但损害国家和他人利益的,主要是法官滥用权力。就在12月14日的《中国青年报》还刊登了另一则新闻,辽宁的 “驰名商标假案”涉及辽宁多个中级法院的法官及数十名律师,目前,多名法官和律师被检察院带走。

说到底,黑心律师再黑,他们玩的伎俩,实际上很容易识破,而真正让那些犯罪嫌疑人重罪轻罚甚至逍遥法外的,最终还是由黑心权力所支配和导演的司法腐败。我们但愿重庆“律师造假门”仅仅是个案,但我们也会忍不住设想:如果龚刚模没有揭发李庄,这起造假事件会不会见光?所谓的“造假生产链条”会不会潜伏于司法领域,并正在“有序”地运转?(作者为检察官)

银玉芝记者:权力打黑绕不过法治程序

2009年12月24日 08:30长江商报【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34条

◇本报评论员银玉芝

人民日报社旗下的《大地周刊》最近披露,打黑背后关键人物王立军,一次主持会议时,当场点名抓人。据透露,此次会议上,一共抓了六七人。并且,都不用公安,全是武警。

类似重庆这样的警界腐败触目惊心,唯有铁腕才能震慑。警界严重的腐败,关系盘根错节,舍弃公安而动用武警抓人,其实也是无奈。无奈之处还有很多。随着“涉黑”案件审判的深入,重庆打黑初期的一些情况,逐步被披露,这场打黑风暴,处处尽显非常:成立专案组,主城的警察不敢信任,从各区县抽调;超常的工作时间,严格的保密制度;组建临时羁押场所,以代号关押嫌犯;嫌犯见律师、亲属十分艰难,显示正当权利有被剥夺之嫌……

又有最新消息:李庄的辩护律师高子程称,重庆市江北区法院,已驳回他要求异地审理李庄案和将李庄取保候审的请求。(12月23日《南方都市报》)

打黑,整肃警界,还一方太平,正是法治精义的体现。而种种涉嫌有违法律程序,剥夺被告人、律师权利的行为,被裹挟在打黑的道义之下,却令法治蒙羞。细细分析,打黑过程中的反法治行为,可用“无奈”二字囊括,有其合理性,当一个领域,旧的体制已经积重难返,黑恶势力和官员勾结已成泛滥之势,刮骨疗伤之外,别无他途。但这样的无奈,以牺牲嫌犯、律师的权利为代价,又让人为法治精神被违背捏一把汗。

铁腕打黑,百姓拍手称快。同时,不可忽略的是,铁腕背后恰恰是权力的体现。使用得好,是维护公众权益的打黑,控制得不好,是权力的霸道和腐败。文强,从“英雄”到最大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蜕变,就是证据。每个人都享有法律所赋予的正当权利,嫌犯、律师、警察、官员无一例外。同样,每个人也都应该遵守法律,权力主导者也不该除外。所以,只有将法治精神贯穿于打黑的每一个细节和程序中,嫌犯、律师也才有可能享有正当的权利,或受到公正的审判。

若相反,权力一意孤行,粗暴清场,暂时可以将痼疾清除,却治不好黑社会、腐败的病根。可以想象,正是“无法治理”的状态,逼迫主政官员痛下决心,而种种无奈和权力的“打黑心切”,又致使震荡过大,法治蒙羞。这样的震荡,清除了腐败,同时损害了权力的公信,破坏了正常的法治生活。

一个法治被践踏的打黑所留下缺遗,又该如何去修复呢?因为,如果说积重难返的无奈,导致了必须刮骨疗伤,那从哪刮起,怎么刮,刮完了如何重建警界,如何防止内部的再次败坏,这些问题,在进入打黑审判阶段的时候,必须反思了。而或许,这一次是一个很好的反思契机。本轮打黑终究是要结束的,归于平常之后,如果没有警制、吏治的进步改善,谁敢说下一轮打黑风暴可以避免?

单士兵记者:“律师造假门”为何变成“罗生门”

2009年12月17日 08:42西安晚报【大 中 小】 【打印】 共有评论46条

围绕着律师李庄到底是不是好人,报道几乎穷尽了相关涉事人的证词。比如,犯罪嫌疑人龚刚模讲述了许多李庄让他伪造证据、编造谎言的事,并表示他举报李庄有立功的想法;龚刚模的亲属也陈述了李庄太多的“劣迹”;李庄的助理马晓军也指认了李庄的相关问题,与李庄一起为龚刚模辩护的重庆律师吴家友还公开发表了《悔过致歉信》,为他们违法违规行为表示道歉。

这就是“律师造假门”的最新进展。按照现在涉事人的指责,律师李庄显然不是一个好人。这两天,很多法学界人士通过分析“律师造假门”的诸多细节,指出重重疑点。而李庄自己也打着“程序正义”的旗号,拒绝认罪。这样的现实,让“律师造假门”似乎正在演变成一个“罗生门”。恐怕人们仍然不能笃定地做出一个准确判断,说清楚李庄到底是不是好人。

尽管谁都清楚,真相只有一个,但谁也不能否认,现实生活中不时会面对“罗生门”的尴尬。而现在,许多人就难以确定,律师李庄到底是像他所说的那样在恪守“程序正义”,还是涉嫌伪造证据罪、妨害作证罪?

“谁追求事实真相,谁就是法官”,这是日本导演黑泽明电影《罗生门》阐释的内容。“如果律师执业不能用公益道德衡量是非善恶,法治又怎样争取公众的信赖与支持?”问题是,如果连公众也不能准确判断律师是不是基于对法律的信仰在传递正义,又怎么可能拥有对法治的充分信任呢?当人们在揣测李庄到底是不是好人,一种悲哀也就随之生成,那就是法治公信力在沦丧。单士兵 (媒体评论员)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