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丁 举 人  

2010-04-24 12:20: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个故事是说:无论你多么了不起,都不可怠慢了家乡的人,无论你多么有钱,都不可小瞧穷人】

黄河沿丁半截楼村没一户杂姓,一色都是丁沐仁的后裔。丁字大街把全村分成三部分,住着丁氏老三门。街南是长门,村人称长门为前院,街北一东一西,居东是二门,居西是三门,村人称呼为东院西院。丁字大街中间,据说丁沐仁在世时,曾发动三门人兑钱盖一座丁家楼,上层供丁氏先人,下层作族人议事的场所。楼盖了半截,有几个赤肚小儿在一旁学大人盖房,无非是用砖摞几层而已。其中一小儿捣蛋,把另一小儿摞好的砖垛推倒了,并拍手大笑:“楼塌了----楼塌了----”,丁沐仁认为此为不吉之兆,即喝令停工,丁字大街中间就留下了一座半截楼。后来丁氏人丁兴旺,这里成了一个村落,官府即以楼为志,把这里称为丁半截楼村。如今半截楼早已没了踪影,知道村名由来的也没有几人了,但丁半截楼村这几个字,已上了官府的地名册,再也没人想更改了。

丁沐仁后,不知过了几朝几代,丁半截楼村已发展成了一个大村,站在黄河大堤上向下看,黑压压一片,甚是壮观。走进村子,小巷曲折,道路交错,如同进了迷宫。与邻村相比,这里的最大特点是房屋低矮,高个子的人手一伸,即可触到屋檐,一家如此,家家如此,也许是贫穷所致,也许是传统如此,村里人没有一家动过盖高房的念头。外地人来到丁半截楼村,会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丁半截楼村人,都会说丁举人的故事。

丁举人自然也是丁沐仁的后裔,却不知是哪一门人,前院说是东院,东院说是西院,西院又说是前院,似乎人人以丁举人为耻。丁举人兄弟两个,丁举人是老二。村人们讲丁举人的故事的时候,就称丁举人叫丁二,丁举人的哥哥叫丁大。丁二怎么中的举没有人讲过,也没人问过,老辈人说丁二是个举人,丁二就成了举人。举人在外居官,居官的人丁半截楼村很少,所以一说在外居官,村里人的脑海里就会现出戏台上腰缠玉带的县太爷的形象,大概丁举人就是一个县令吧。丁举人在外居官,但举人的哥哥仍在丁半截楼村居住。举人兄弟还有一个老父亲,也住在丁半截楼村。丁半截楼村人津津乐道的,是丁大丁二葬父的故事。

父亲死了,丁二虽是举人,在外居官,也要回家奔丧。“孝子的头遍地流”,孝子重孝在身,一切都要靠他人帮忙,所以见谁都要磕头。丁二这时脱了官服,穿了孝衣,跟在丁大后面,亦步亦趋,已经没有了县令的威风,村里人看了很是解气。

村里人故事讲到这里的时候,都要停一停,解释为什么村里的人对丁二有气。原来这丁二,居官期间,每次回家,都是坐着二人小轿,见了村人,从不下轿,到了家里,也从不请人吃饭,一个人匆匆而来,匆匆而去,与村人很少来往。村人见丁二的父亲吃得红光满面,丁大住着海青瓦房,心里便很不服气:都是一样的丁沐仁的子孙,凭什么我穷你富?

村里人虽然对丁二有气,但对丁大却说不出什么。丁大久在丁半截楼村居住,深谙民情,村里人都穷,谁家找丁大借钱,三吊两吊的,丁大有求必应,没有叫谁落空过,而且想还就还,从不要账。谁家有事,丁大也都亲自到场,添箱给礼,盖庙募捐,丁大也不落后。逢年过节,村里人爱搓几圈麻将,丁大也不托大摆谱,照样下场参战,自己赢了,无论多少都请,自己输了,一分不少全掏。他心中知道村里人眼红自己兄弟,所以处处小心谨慎,生怕得罪了村人。然而即便如此,村里人对丁大并不承情,人人认为理当如此:谁叫你富呢?

这丁二既然是官,村人们对他自然是无可奈何,但又总看不惯他那轿来轿去的作派,所以就心里有气。现在他父亲死了,村里人就决定给他个颜色看看。那时候,人死了都要土葬,抬棺的都是本家的后生。丁大丁二的父亲停丧七天,亲朋故旧吊唁已毕,丁大摔了老盆,丁二念了祭文,执事的喊一声“起棺”,前院东院西院的十来个后生小子便稳稳的抬起了棺材,跟在丁大丁二的后面,向坟地走去。

丁半截楼村葬人,讲究的是老大守祖,老二老三等都要另起新坟。丁大丁二的父亲排行是几不得而知,讲故事的人也没说丁大丁二的父亲是不是另起新坟,只说抬棺的抬到半路,离坟地还有一截子地,小伙子们便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放下抬棺的杠子,四散而去。执事的不知根底,拦住一个小伙子,问:“还没到坟地,你们怎么就走啊?”

“噢,这个吗?得问丁二。我们从家里抬到这里,是帮丁大的忙。丁二是大官,用不着我们帮忙。”

执事的这才知道,村人们在给丁二难堪。那小伙子说话时声音很高,是为了故意让丁二听见。丁二岂能不知,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村里的人,便停了哭声,拿眼去看丁大。丁大心里明镜似的,只没想到村人竟在这件事上整治自己兄弟,忙趋步向前,跪下磕头:“老少爷们,我兄弟不知何处得罪了大家,还望看在老父的面子上,多多原谅,我这里赔罪了”,那小伙子招呼大家,过来搀起丁大:“大哥,我们对您没有什么,对丁二,大家看不惯他那作派,您别生气。”丁大岂能不知就里,也不说破,只叫丁二过来磕头,自己也跪地陪着。大家见二人狼狈,气才消了,继续抬棺。

“一个人,在外面混得再粗,到家里也不能托大摆谱。”这是每一个讲故事的人,临了都必讲的一句结束的话。

以后的事如何,讲故事的人一般都不再讲了。半年前,一本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散文,作者是丁鹏,丁半截楼村前院人,是丁半截楼村小学的一名教师。散文里讲述了一段丁举人的故事,对以后的事是这样介绍的:

“丁举人葬了父亲,即辞了丁大,到外赴任。半年后,丁大也携眷投奔弟弟去了。又过了几年,兄弟二人再次返乡,起了父母灵柩。此后便断了二人音讯,据说,丁大丁二在山东省东明县安居了。”查山东省东明县志清嘉靖卷,确有一位姓丁的县令,祖籍是河南考城人。该县令为政清明,政绩甚是突出,修桥补路,赈济灾民,兴办学校,深得治下爱戴。皇帝曾亲书“爱民如子”的扁额予以嘉奖。东明县城南有一丁员外庄,即是丁县令的兄长居住之地。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