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讲课后记  

2010-08-16 18:41: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的文章里,常常会出现一个农场。

这个农场,是我最初参加工作的地方,我在这里走向工作岗位,娶妻生子,虚耗了整整一十八年的时光。

这个农场坐落在兰考县境内,占地有3500多亩,人口约5000人。下辖有学校、医院、派出所、酒厂、饮料厂、食品加工厂、果品保鲜库等工副业单位,此外还有六个农业分场。我大学毕业时只有十九岁,就被分配到这个农场里。当我拿着派遣证,坐着马车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几百亩一方的葡萄园里,一串一串的葡萄鲜艳欲滴,几乎就陶醉了。

此后,我就被分配到农场子弟学校里教书,第一年当老师,第二年开始做教导主任,算是走上了仕途,那时候,山中无老虎,第三年便让我当了校长。昨天给开封市各个学校的一百来位校长书记讲法,我说,我二十年前就当校长了,还是中学高级教师,他们都露出不相信的眼光。其实,我说的都是实话,不仅这一点是实话,我讲的案例、发表的观点,也都是亲眼见的,亲耳听的,亲自办的,真心想的,也都是有一说一,惟其实话实说,我的演讲才取得了极大的成功。演讲结束后有一个朋友来电问我效果如何?我说“怎一个好字了得。”我别无所长,只有演讲,勉强可以称得上强项,只可惜我不会说普通话,后来听了十九层地狱的故事,害怕误人子弟,当了两年校长,就改行到总场当团委书记去了。

后来,就在总场里混,混到副厂长兼副书记的时候,分管工副业单位,开始兼任酒厂、饮料厂的厂长,后来,果品保鲜库储存蒜薹的架子倒了,有10个工人兄弟不幸遇难,我的副厂长被免了,从那以后,我特别重视安全工作。我曾两次给开封市的校长上课,每一次我都要讲安全问题。去年,开封市就有三个学校出了学生死亡事故,一个是食堂被大雪压塌了,砸死了一个学生,一个是五一放假后,一个学生到水系里游玩,不小心掉到了河里,被淹死了。另一个发生在一所大学里,学校里也有一条河,一个班里的班长和团委书记是一对情侣,他们在河边谈恋爱的时候……安全问题是每一个人都要时刻牢记的,不仅校长,还有司机,还有厂长经理,还有各级首长。

后来,就混到了场长兼书记,这时候,我的孩子一天天大了,我不想误了他们,正好开封市组织部组织企业干部考试,我就参加了考试,侥幸通过了,被调到一个毛纺织服装集团里任副总。我写的第一个中篇小说《唐刘》,里面提到唐刘用省一毛生产的毛料贿赂罐头厂的销售科长,就是我的那个集团公司生产的。我如愿以偿,从此成了城里人,几个孩子都到了开封市上学。现在,长子已经成了研究生,次子也上了郑州大学,我作为一个家长,深知孩子在父母心中的地位,所以给校长们讲课的时候,就首先讲了责任心问题,但是我换了一个角度,我说,责任心是保护自己的首要。开封市高招办的一位主任因为出伪证,刚刚被刑拘了,分析原因,就是没有责任心所致,同时被刑拘的还有中院执行局的一位局长,一个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他们的现身说法,给我的这次演讲提供了活生生的案例。

在省一毛的时候,我的农场里的朋友们常常来看我,按照农场里的习惯,我照例到饭店里招待他们。省一毛是个大企业,饭店里是可以签单的,我占惯了公家的便宜,总是一签了之。半年后,我问办公室主任:主任,其他几位副总的签单多吗?主任说:王总,只有老一和你有签单,他们没有。我自惭形秽,从此开始在家里面招待自己的朋友,没有了公家作支撑,我立即感到了什么是捉襟见肘,一个月的工资,还不够我招待客人的。于是决定调出省一毛。现在,省一毛已经破产了,有一次我在网上搜索,找到了一篇《悲歌一曲悼‘一毛’》,读后心里酸酸的。这篇悼文现在还在,我都不敢再读一遍。我给校长们讲职务犯罪,就是从自己的这段经历讲起的。只不过,我没有犯罪,我举出的案例中的领导,他们都犯了贪污或者行贿、受贿、挪用公款或者徇私舞弊的罪。

机会总是有的,一年后,我应聘到中国科学院在开封设立的一个企业当厂长。这是一个印刷厂,有一部非常先进的印刷机器。但是科学院聘我当厂长,却不是为了让我搞好这个厂,而是让我改制这个厂。我没有完成科学院交给的任务,改制失败了。我天生不是一个铁腕人物,对工人从骨子里有一种同感之心,这样的人是不能担当重任的。我清醒自己的能力之后,毅然决然的辞了职,从此做了律师。可惜,这个印刷厂现在也不复存在了,我的小说《王丁瓜》及《王丁瓜二》,里面有很多内容都有这个印刷厂的痕迹,我在印刷厂的失败,改变了我的奋斗的方向,也改变了我的生活。其实,不当官挺好的。遗憾的是这种体会没法给校长们说,他们正在仕途中奔波,不会听从我的忠告的。

不想当官,却有很多的虚名要我担,给人家做律师,人家会让我替他们担一些台面上的职务,为的是方便工作。算一算,工商局登记在册的,还有一个房地产开发公司的经理,一个种业公司的经理,一个投资管理公司的副总,甚至还是一个外商投资企业的副总。这个外商投资企业,曾经被职工抢占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老板婉转找到我,让我做他的法律顾问,我于是以开封市的投资环境为切入点,结合这个企业的实际,联系开封电视台,做了十期专题电视节目,我在电视上的投诉,引起了政府的重视,政府强力介入,抓了四个闹事的职工,将这个企业归还给了外商。没有想到这个事后,被抓的这些人在网上送给了我一个买办资本家的帮凶的称号。看到网上的这篇骂我的文章,我有时会想,抓他们的是派出所,和我有什么关系呢?可见一个人是好是坏,不是自己说得清的。

有一个叫清颜的博友,评论我的文章,问我:仔细算算,你一共从事过多少行业?我想了一下,答:惭愧,几十年来,总在这业和那业之间徘徊。没想到,她还挺羡慕的,说:人生阅历多丰富啊。我心里笑她的幼稚,她哪里知道,我的社会经历很坎坷耶!

听我课的有市直各学校的校长和书记,此外还有教育局科级以上的干部,以及区县教育局的负责同志,讲课地点在中牟县的静泊山庄,山庄里湖水荡漾,环境之优美比起江南水乡有过之而无不及。课后聚餐,微醉而归。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