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路总  

2010-09-15 17:55: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路总很有眼光,非典那一年,他出资100万元成立了一个公司,并拿下了南阳市一个县里的一座矿山。这矿山上的石头,名字叫方解石。

这矿山是如此之大,方圆十余平方公里。该县有很多山,这座山的方解石含量,占全部山的90%,而且,华北地区,只有这个县的方解石最丰最纯。方解石的用途是如此之广,几乎看得见的各种物品,没有不是以方解石粉作填充剂的。只要你开采得出来,销路没有任何问题,石头供不应求,石粉也供不应求。方解石是如此珍贵,采下来的石头,每吨就高达80多元,如果磨成石粉,每目五毛,假定磨成800目的,就高达400元。这段话是说,路总一个人控制了华北地区90%的优质方解石资源。

如果换成别的人,一定早就是一个亿万富翁了,但是路总却没有多少钱。他只有一个采矿队,每天的开采量还不够本县磨石专业户使用的。以他的开采能力,可以开采500年。

该县政府因此对路总很有意见。这么大一个矿山,你路总一个人霸着,本县的磨石专业户都吃不太饱,更不用说外销创汇了,这样下去,县域经济怎么发展?老百姓的生活怎么改善?这可不行?

县委县政府派人找路总谈话,希望路总增加开采量。

路总说:不行,出现危险怎么办?

政府说:要不,县里帮你招些商,让有实力的开采队帮你采。

路总说:不行,他们都是来挣钱的,怎么管理?怎么分成?

总之,无论政府怎么说,路总就是不同意。

政府无可奈何,对路总从有意见发展到十分反感。附近的村民见政府如此,就成群结队的到山上去偷采,后来,甚至发展到有组织的偷采。陆总的看山的人不管还好,一管,甚至会遭到一顿殴打。路总只好向公安局报案。

公安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口头答应制止,但是就是不行动。这样一拖就是半年。

路总受不了了,写信到南阳市和河南省政府告状。该县政府听说以后,对路总更是恼火,一边向省市政府解释原因,说调查处理需要取证,而且是群体事件,涉案人员众多,不宜镇压云云。一边向路总施加压力,要路总增加看护力量:政府警力有限,不能什么都要政府解决。

路总又等了半年,政府仍然无动于衷。无奈,便自己到南阳市去,花钱雇了一些社会上的人员,然后拉到山上来,与当地群众对峙。当地群众深谙游击战术,暂时回避。公安局却不干了,一张传票将路总传到公安局:路总你这是干什么?搞黑社会呀?路总说:我一不偷二不抢,雇人来看我的东西,怎么是黑社会?雇来的人却不敢给政府较真,赶紧收了钱,借故回去了。

一切有回复到原来的样子,就这样一边开采,一边斗争,一边告状,路总的大部分精力,几乎都花费到了这件事情上。

第五届豫商大会召开的时候,路总应邀出席,受到了省委书记卢展工的接见。这老兄真是勇敢,开口就参了该县政府一本,还递了一封写满该县政府不作为的告状信给卢书记,卢书记说:我会尽快处理。

路总有一位朋友是开封人,这开封人也是我的朋友,我们共同的朋友介绍我们相识,几顿饭后,似乎我们也成了朋友。

我问他:路总,你的矿真的可以开采500年吗?

路总说:这还是一个保守的数字。

我说:路总,请恕我直言,你如果不能在五年内充分利用你的这些资源,你的方解石和普通的石头,没有任何区别。

路总说:王律师,依你说,我应当怎么办呢?

我说,我得去考察一下,才能给你一个具体的意见。

后来,我利用办案的机会,去路总的矿山进行了一次考察。

路总的矿山,果然十分壮观。我注意到,把矿石运出矿山的道路,只用一条,此外别无它途。

从山里回来,路总对我说:我其实是一个工程师,我还有专利呢,一个发明专利,一个实用新型专利。用我的专利加工方解石,比常见的雷蒙磨,更能将石头磨成细粉,而且,比国外的同类产品相比,价格又优惠许多。用我的机器,可以将方解石磨成800至1250的超细粉。每吨增值好几倍呢?

我说:我可以看看你的专利实物吗?

路总说:当然。

然后,就领着我到他的磨石公司去参观,我看了一下,心里出现一些疑问。

我问路总:路总,雷蒙磨每台多少钱?你的磨每台多少钱?

路总说:雷蒙磨每台二三十万,我的一百多万。

至此,我已经大致知道了路总的问题出在哪里,解决的大致方案也已经基本形成了。之后,我向路总索取了他的营业执照、矿产资源储量备案证明,采矿许可证,专利证书、可行性报告等资料。

我有一个同学开了个投资管理公司,知道我当了律师,自然让我给他做法律顾问。律师的身份,在法庭上可以,在对外谈判的时候,则容易引起对方的警惕。我同学惠而不费,自然顺便的送我一个副总的称号。这次考察了路总的矿山,我当然也顺便的想起了我同学,回来的路上,即拐到我同学处。我同学听了我的介绍,又看了路总的资料,然后请自己的顾问班子进行分析研究,最后,将我的思路归纳整理完善,形成了一个比较详尽的改进方案。

我于是给路总打电话:路总,我们可以给你一个方案,按照这个方案,你可以在五年以内经济上翻身,成为千万乃至亿万富翁,社会地位上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村民们会为你树碑立传,领导们会为你记功颁奖。

路总说:太好了,我找你去拿吧。

我说:要收费呢。

路总说:还收费呀,多少钱?

我说:如果只要方案,五万。如果你还要我们委派职业经理予以实施,利润的5%要作为我们的提成。

路总说:这样啊,让我考虑一下吧。

一个月过去了,路总没有打电话给我。

好多事情都是如此,不提钱,大家都是朋友,一提钱,就一拍两散了。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