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有诗人生(2)  

2011-05-21 17:27: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写过一篇有诗人生,写我过去写过的几首打油诗,最后一首记得是:

47岁·自述

陪妻教子助亲友,

寻证论案解人忧。

淡漠身边名利色,

关注台湾蓝绿仇。

工作只为不闲着,

幸福皆因无奢求。

平生第一得意事,

父母康健儿女优。

年近不惑,确已无所求了。但是也不是事事甘心,有时候不得不自嘲一下自己,下面就是去年写的一首《自嘲》:

自嘲

没有官职非著名,

枉有侠义费豪情。

行色匆匆走闹市,

言词咄咄笑法庭。

中午起床下午睡,

周一喝醉周五醒。

只给熟人当律师,

包公湖畔一愚翁。

我乃俗人,爱烈酒,常不醉不归,所谓“中午起床下午睡,周一喝醉周五醒”乃真实写照。人虽俗不可耐,但心里却仰慕高雅,尝发博文以附庸之,文笔虽粗陋,自信也可达意,曾写《王丁瓜》以记述己事,读者有数十人。嗜好幼教,并杜撰“表音字”概念,狂言三两岁幼童学“表音字”,月余就可诵读《红楼梦》,博友皆嬉笑,但余不以为意,仍乐此不疲。一日大醉,写了如下八句话。

醉言

不念金刚不坐禅,

醉卧莲台吐狂言:

万里江山君王忙,

一蓑烟雨我辈闲。

三春不慕百花艳,

四季只想种福田。

孤芳自赏表音字,

自得其乐赛神仙。

    上面的所谓诗词,看上去虽然齐整押韵,但是我的一位懂诗的朋友对我说它们其实算不得诗,劝我说最好不要写这样的东西,真要想写,还不如写长短句来得痛快。后来便写了一些长短句,其中一首是写我妻子的,题目是《一碗白开水》:

          每天早晨洗漱完毕,

          妻子都会给我端一碗白开水。

          白开水不烫也不冷,

          徐徐的冒着热气,

          是妻子刚烧开又蹬倒凉的。

          有时候我口并不渴,

          看着白开水不免为难,

          但是如果不喝,

          妻子说啥都不会同意。

          妻子说:不喝不行!

          你现在已经很胖了,

          你又不锻炼身体,

          你的血脂一定很稠,

          喝一碗白开水,

          也许可以稀释稀释,

          不喝不行药不死你。

          妻子对我一向很霸,

          再说咱一个大男人,

          犯不着为了一碗开水,

          跟她一个小女子置气,

          喝就喝吧又能咋的?

          一口口的喝了下去。

          老婆,你放糖了吗?

          没有。

          那为什么有点甜意?

这长短句发到我的博客上面,还真有人给予好评,我心里窃喜,写这样的东西,实在是非常容易,有一次陪一位朋友游览开封水系,走着走着便诌了一首,题目是:《美》:

          我和你并排游览水系

          你看河边的风景

          我看你。

          你突然蹬蹬蹬蹬

          欢快的跑上高高的虹桥

          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

          兴奋地大叫:真美

          然后回过头问我:美吗?

          我说:是的,真美!

这首《美》后来被用到了我写的《王丁瓜2》上,我那位懂诗的朋友夸我说:王律师,你这诗,有卞之琳《断章》的韵味呢。我大受鼓舞,后来写了一篇读后感,也是用这样的方式:

              评博

          我梦见我坐在电脑前,

          两整天读一位博友的日志,

          那博友突然现身出来,

          对我说:写评写评写评。

          我于是拿出纸笔,

          潇洒的写下两行字:

          “如诗如梦如童话,

          很新很真很清雅!”

          忽然就醒了,

          手里真的拿着一张纸,

          纸上真的是那两句话。

          我很疑惑,

          现实是我在梦里?

          还是梦在现实里?

    岂止是读博,现在的很多事情,有时候都是梦和现实不分的。我曾经写过一篇《独行的姑娘》,聪明的你,请猜一猜是在梦里?还是在现实里?

          举目皆茫茫。

          风雪中走过,

         一位姑娘。

          白色的大衣,

          白色的长靴。

          红红的头巾,

          随风飘扬。

          它是这世界上,

          唯一的鲜亮。

 

          天这么冷,

          路这么滑。

          独行的姑娘,

          你这么匆匆的赶路,

          是要到什么地方?

          是要去他乡

          寻找你的爱人?

          还是要回家

          看望你的爹娘?

          大雪已覆盖了,

          前面的道路,

          姑娘,

          你是否还认得,

          前进的方向?

 

          我想在姑娘的前方,

          建一座小小的房。

          放一把小凳,

          支一个火炉,

          再把热热的姜糖水,

          满满的倒上。

 

          姑娘,

          请你进屋,

          歇一歇脚,

          暖一暖身子,

          也许我能够帮助你,

          辨一下方向。

          说不定你可以,

          等上一两位同伴。

          几个人结伴而行,

          踏雪会如同观光一样。

 

          大雪吞没了独行的姑娘,

          两行脚印延伸到远方。

 

 

附原作:有诗人生

 

我有一位朋友,是一位诗人,极善评诗,他对我说:老弟,你的诗不乏真实,但是缺少含蓄,其实叫不得诗。还有一位业余诗人也说我不会作诗。

我不服,虽然此后改称为韵语或者打油诗,心里仍然认为是诗。昨天,偶然翻出两首旧作,一看,果然如朋友所评。

第一首是“咏蒜”,写于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当时大约20岁,写的是把蒜剥了皮,用铁丝穿在一起,放到盘子里,加一些水,等着蒜瓣发出新芽的期待。

20岁·咏蒜

剥皮扒衣铁丝穿,

光盘净土北风寒。

但得阳光和清水,

化作绿剑刺青天。

现在读这首诗,深深地感到了少年时的轻狂,可不真实少含蓄吗?

     第二首则是十年后的作品了,当时是农场的副职,跟着上级领导出外参观(其实就是旅游),参观到黄山,自然要零距离的亲近一番,在登山的路上,就想出了下面的四句话:

30岁·登山

山路崎岖腿似铅,

烈日炎炎喉冒烟。

峰顶就在不远处,

越是艰难越向前。

醉心于仕途并踌躇满志的心态一览无余。

40岁的时候,我遭遇了一生中的最大挫折,几十年追逐的光明前景顷刻化为泡影,一时心灰意冷,很是迷茫。可是,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又不能不努力振作,于是有了下面的“无题”。

40岁·无题

半生憧憬一夕灭,

心内痛欲绝。

极目寻找新路,

无奈从头越。

鬓如雪,

心不歇,

意已决。

梦里忽语:

主公莫慌,

末将来也!

      从此半路改行做了律师,如今已有七年,心态渐渐和缓,今年春天,我去昆山办案回来,在火车上闲来无事,凑了一首“自述”:

47岁·自述

陪妻教子助亲友,

寻证论案解人忧。

淡漠身边名利色,

关注台湾蓝绿仇。

工作只为不闲着,

幸福皆因无奢求。

平生第一得意事,

父母康健儿女优。

都说诗如其人,生活中的我,确实真实多含蓄少,我觉得真真实实的活着,也挺好的。诗贵含蓄,所以我的诗其实称不上诗,图有诗的形式而已。

虽然称不上诗,但我的人生,也是有诗人生。

呵呵。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