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王律师说法·一个小案件7  

2011-07-17 16:2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人被另一个伤了,如果不是故意的,或者虽然是故意的,但是伤情显著轻微,则属于民事案件,受害人可以通过向法院打官司寻求民事赔偿。如果受害人治疗结束后影响工作或者生活,有时还需要进行伤残鉴定,由鉴定机构判定出受害人的伤残等级,进而确定加害人应当赔偿的数额。这种情况下,为了公平起见,法院一般是召集双方当事人协商确定鉴定机构,以免将来鉴定结论出来后一方当事人再说鉴定机构偏了什么的。

        刘某某和李某某发生争执,激愤之下打了李某某一巴掌,李某某报案说自己耳膜穿孔了,这则说明刘某某涉嫌构成了伤害罪,就属于刑事案件了。但是刘某某是否真的构成伤害罪,还需要弄清两个问题,第一,李某某的耳膜穿孔是不是刘某某造成的。第二,李某某的耳膜穿孔是不是构成轻伤。对第一个问题,公安机关可以通过侦查获得人证,对第二个问题,则需要进行司法鉴定来确定。公安局事实上已经鉴定过了,可是,由于鉴定结论被我找到了破绽,刘某某有理由申请进行重新鉴定。

        对刑事案件的重新鉴定,法律只规定应当选择省人民政府原来确定好的鉴定机构来进行。此外并没有其他的要求,所以,小杜只要写一个委托,带着李某某到一家省人民政府原来确定好的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就行了,并不需要受害人和加害人同意。然而,不知道小杜是被王某某等人闹怕了,还是被领导批评了,他竟然将李某某和王某某召集到一起,协商确定鉴定机构。

        还别说,李某某和王某某竟然商量成了,双方在杜警官的主持下,签了一个协议,确定由郑州大学附属医院进行重新鉴定。

        王某某将他们商量的意见告诉我的时候,我心里暗自好笑。小杜真是太年轻了,这样做是没有法律依据的。

        但是毫无疑问,这样做对我的委托人绝对有利。王某某他们就是因为怀疑小杜偏向李某某,以及原来的鉴定机构不公平,才要求重新鉴定的。这样协商确定鉴定机构,不公平就不存在了。无论鉴定结论是什么,就可以打消王某某的怀疑,王某某就不会有意见了。

        但是不管怎样说,这样做都是过分的。更过分的是,小杜竟然再一次的放宽了政策,说李某某可以带着他的律师去,王某某也可以带着我去。王某某给我打电话,将小杜的这个话说给我,要求我和他们一起去郑州大学的附属医院,看医生给李某某做鉴定。

        我有点不相信,问王某某:这是小杜说的吗?

        王某某说:是的。

        我问:我们这边都是谁去?

        王某某说:你,我,还有赵某某(赵某某是刘某某的丈夫。他才是真正的委托人。可惜这个七尺高的汉子见了我很多次面,却很少说上几句话,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王某某在做。包括王某某的丈夫,即被告人刘某某的亲弟弟,也没有对我说过几句话。)。

        我说:王某某,我不能去,我有一个案件要开庭,分不开身。

        王某某当即就恼了,说:这怎么行?我们花钱请你,到了关键时候了,你却要开人家的庭不跟我们去,这不行。

        这样的话是最让我无法接受的。我所以不接零碎的案子只做法律顾问,不愿意听委托人气指颐使也是一个原因。有些当事人就是这样,以为自己花了钱了,就可以指挥律师弄这弄那了,视律师如奴仆,这怎么可以?给病人治病,医生开什么药,难道要病人家属说了算?

        王某某是一个农民,又是女流之辈,我虽然不跟她一般见识,但是心里仍然很不舒服。我说:王某某,接你们的这个案子,是因为熟人的介绍,有不少人情在里面的。我很忙,确实满足不了你们的这个要求。这样好了,原来的工作算我义务干的,你们到我所里去吧,我安排一下我们的内勤,让他将你们交的律师费全额退了,你们另请高明,好不好?

        王某某听出来了我的不悦,改口说:王律师对不起,别跟我一般见识。要不我们先去,你在开完了庭再打的过去,行不行?

        我说:你们先去吧,我尽量赶过去。

        我的庭到了12点才结束。一开机,一条一条全是王某某的信息。原来,他们的鉴定出了问题。小杜和他的同事、李某某和他的律师,王某某和赵某某,三部车一路出发同时进了郑州大学附属医院,可是,王某某因为寻找停车位置耽误了二十分钟,李某某因此怀疑王某某找熟人去了,反悔说不再郑州大学重新鉴定了,要求回去。王某某当然不同意,心里更加坚定了李某某的耳膜穿孔是假的。双方都看着小杜等小杜作出决定。

        小杜毕竟年轻,经验不足,实事求是的说:李某某是受害人,他不同意我也没办法,他想走我也没办法拦他。

        李某某听小杜这样说,就开车回开封了。王某某赵某某急的几乎就要哭出来,好不容易商量确定的事情,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变了?再鉴定肯定不会在郑州大学附属医院了,李某某本身是医生,跟哪个鉴定机构说说,鉴定机构都会支持李某某,刘某某再想出来就困难了。

        王某某赵某某认定是小杜暗示李某某,故意让李某某回去的,缠着小杜不愿意。赵某某这时候上开了别劲,将身子躺到了小杜的车轮下面,不让小杜走了。

        双方僵住了。

        当事人找公安的麻烦,故事够刺激的,郑州市虽然是大都市,市民们爱看热闹也与开封没有二致。一下子围上来了很多人,不少人义愤填膺,指着小杜大骂小杜做得不对。

        场面几乎就失控了。王某某问我怎么办?

        这是谁都难以预料的。我心说:亏得我没去,不然,小杜一定说是我啜哄的。小杜也是的,既然都到了郑州大学附属医院了,怎么就轻易放李某某走了呢?

        我得赶过去,不然,以赵某某这样的老实闷,不定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来?

        (写于延吉。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