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诅咒  

2015-02-01 07:56: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的时候,生产队里种过一种植物,家里人称之为“qing”。我曾试图找到它到底是哪一个汉字,但是始终没有找到。
这种植物,应该是麻的一种,也是在成熟后砍下来,放到坑池里沤,待茎皮松软后,剥下来洗净晾干。与麻不同的是,麻的茎秆往往分叉,qing不分叉,果实也不一样,qing的果实,碗状。有一个谜语,说的是它的相貌和命运:
青叶青秆,头顶花碗。
年轻快活,终老奈河。
抽筋剥皮,骨头烧锅。
小的时候,有一天清早,我到村南的池塘边割草,看到池塘里已经沤好了的这种植物,队里已经组织人将茎皮剥了下来,洗的干干净净白花花的,晾晒在池岸上。
心里顿生歹意,看看没人,就拿了一梱,放到割草的篮子里。正想逃走,身边传过来斥骂的声音,是一位叫张牛的大爷。
接下来,自然是挨了好一顿训。虽又羞又怒,但却不敢吭声。只是在心里,对张牛大爷一遍遍的进行诅咒。
过了一段时间,张牛大爷因病去世了。
我知道他的死跟我的诅咒毫无关系,但是心里总是怪怪的。此后,我再也没有诅咒过别人。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