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视角

A lawyer's view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律师,生活在包公湖附近。 爱好幼教,给学校做法律顾问。

网易考拉推荐

责任从来男儿事  

2016-03-16 06:5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十七岁的时候,曾经写过一首非诗,大意也还记得,其中最后一句话是:平生第一得意事,父母康健儿女优。如今六年过去了,最得意的依然是这件事。

两个儿子比以前更优秀了。老大已经读了博士,还娶了一个博士媳妇,夫妻恩爱。工作上,老大去年就当上了单位的中层,手下的研究生近百人,每年创造的产值一两个亿,比一个大中型企业都要多。科研也是成绩斐然,一名院士多年没有攻克的技术,老大所带的团队半年就悄悄地解决了。老二还在读研究生,但是却努力准备着司考,并且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其志可嘉、可喜、可贺。说起儿子,妻子总是满心的骄傲:我的儿子,比你强多了。

儿子已经不需要我操心,放心不下的是年迈的父母。二老已近耄耋之年,虽然身体康健,但是不测不定是哪一刻的事情。他们住在乡下,我担心万一有个好歹,身边一个儿女都没有,少不了让人闲话。可是他们说什么都不愿意住在儿女的家里。

知父母莫若儿女,他们的想法我其实很清楚,他们不是不想依靠儿女,而是不想依附儿女。几年前,父亲就对我说,你不要再劝我了,你要是真孝顺,就在县里面给我买一个房子,我和恁娘住到县里你买的房子里,谁都不跟。等我们不能动的时候,叫你姐他们轮流住过来,比跟着谁都方便。

我将父亲的想法说给姐姐和弟弟妹妹,他们都说可以。

我于是在县里买了房子,父亲跑过去看了看,很满意。

但是我仍觉得不附实:我对姊妹们说话,总是说一句是一句,但是他们总以为我是随口说说,不怎么放到心上。我担心这件事他们未必做得到。

不放心的其实还不是父母的养老,姊妹七个养活两个老人,怎么着都有办法。让我发愁的是爷奶的迁坟。老家的宅子田地都已经被纳入到了征收范围,政府要求各家都要将坟地尽快迁出去。

给爷奶迁坟,按理说应该是父亲的事情,但是父亲的态度却是得过且过,对我说迁到公墓里算了。

我心里有一点不情愿。家里姊妹七个,个个过得都殷实幸福,我隐隐觉得是爷奶在保佑着我们,如果将爷奶迁到一个不好的地方,怎么可以呢?

于是嘱咐弟弟找一块好的墓地。弟弟对我的话倒是放到了心上,不久打电话给我,说是跟他岳父说好了,可以买他岳父家的一块地作墓地。

我信以为真,即从开封请了先生,带先生回老家去看具体的位置。先生拿着罗盘看了半天,帮我选中了一块地方。我让弟弟作了标记,并让他跟他岳父商量签约的事情。没想到,弟弟的岳父又不同意了。我的心,可想而知。

后来,弟弟以及表弟相继给我打电话说墓地的事情,但是有了弟弟的前车之鉴,我一直不怎么当真。万幸的是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政府不再催促迁坟的事了,我得以有时间从长计议。

郑州的西边有一个荥阳市,这里有一座寺院,我的一个朋友打算跟寺院合作建一个地宫,计划等地宫建成后对外出售灵位,寺院负责灵位的管理,并给点长寿灯,万年供奉。我的预案是给爷奶在那里买一个灵位。等父母百年后也依此办理。春节回家的时候,我将这想法告诉了父亲和弟弟,父亲和弟弟表示同意。

可是我朋友和寺院靠谱吗?

半夜里醒了,突然想起来这件事,辗转反侧。妻子正睡着,也醒了,问我咋回事。我说,没事,你睡吧。

这种事情,妻子时无需操心的。责任从来男儿事。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